Resize of Tibet22_04

 

每位看過我西藏旅行照片的朋友,都會對那隻三不五時出現在照片裡的小企鵝感到十分好奇。

 

「你為什麼要帶一隻企鵝玩偶去旅行?」朋友們問。

 

也有人說:「你的照片裡面為什麼老是出現一隻怪企鵝?該出現的地方會出現,不該出現的地方也出現…」我開心地格格笑,真有用心看照片的人,會發現小企鵝有時候會被我偷偷帶去一些奇怪的地方拍照。

 

Resize of Tibet03_07

 

真要有人追根究底要答案時,我有一個官方說法:「喔…因為出發前一晚,我整理行李整理得很累的時候,抬起頭來,看見牠靜靜地站在櫥櫃的一隅看我。」順手把一隻陪我收拾行李的企鵝放進旅行箱裡,似乎是個很合理的說詞。

 

「就這樣?」朋友們紛紛流露懷疑的眼神。

 

「就這樣啊,不然你覺得應該要有一個淒美浪漫的理由嗎?」我翹起下巴,瞇起眼睛看著問問題的人,企圖營造出這分明是個蠢問題的氣氛。

 


 

Resize of Tibet08_28

 

其實,我帶企鵝去旅行的原因一點都不浪漫,但也有一點小小的迂迴,讓我不知道該怎麼跟別人解釋。這有點像高中聯考的時候,我大老遠從高雄跑到台北市考北區聯招一樣。從此之後,知道這件事情的人都會用好奇或懷疑的口吻問:「為什麼高中就要離開家呢?為什麼一定要念北部呢?」

 

「因為覺得台北的讀書環境比較好吧!」


不過,我高中買過的書還放不到書櫃的一格。

 

 

「因為想要學習獨立。」


那個因為英文考不及格而蹲在公共電話亭哭的人...喔!不是我不是我。

 

 

「聽說考上台大的機會比較高喔。」


其實沒有真的考上台大,三天兩頭散步到公館吃東西倒是真的。

 


對於那個問題,我大概總共說了一百種既有道理又有創意的理由吧!而真正的理由,被我塵封在地窖的酒甕裡,足足花了十年的光陰發酵醞釀,才終於說得出口。說真格的,那理由簡單極了,就是我那時候想要離開家啊。想想看,有什麼藉口能比考上一所好學校還要更能讓我冠冕堂皇地離開家呢?

 

這麼簡單的理由,卻也迂迴了十年。比起來,帶企鵝去西藏旅行這件事情,理由更是複雜。

 

 

很難解釋。


 

 

 

話說,在出發前一天,湊巧是灰姑娘不小心遺失一隻玻璃鞋的整點時間,我才化身為埋首整備行囊的旅行者。在無眠的夜裡,忘記平日庶務煩憂,稍稍體會整裝待發的緊張感。

 

 

一邊收拾行李,也


一邊收拾雜亂的心情。

 

 

 

把計畫帶出國的物品列成一張表,分成日常用品、衣服、食物跟旅行用品等四大項,項目跟數量都條列分明。藥品帶了普拿疼、萬金油、擦勞滅與其他,褲子帶了黃、黑、灰短褲以及禦寒長褲,食物帶了咖啡、抹茶粉、麥片、高鈣奶粉、人蔘茶跟桂花茶,旅行用品部分則跟以往一樣,準備了童軍繩、暗袋、水杯跟鋼杯等等。打包行李的時候,才深深體會「養兵千日用在一時」的道理。幾乎所有的盥洗用品及保養品,都是過去一年來到處搜刮的贈品。

 

唉。

 

如果心情也可以這樣簡簡單單列成一張清單,一目瞭然,多好?

 

偏偏離別的愁緒最是複雜,雖是出發旅行,但還是牽牽掛掛。收拾到最後,發現正在倒數的,不只是即將起飛的旅程,還包括停留在這個島嶼的時光。我感覺到胸膛裡計時的心跳,捨不得睡。

 

那時候,不知哪裡有個微弱的聲音對我說:「喂!要去出玩了,你開心點嘛!」

 

Resize of Tibet08_30

 

我停下手邊整理的動作,環顧一下安靜的房間,對於憑空發出的聲音感到詫異。

 

萬籟俱寂的子夜,窗外偶有單音呼嘯的摩托車引擎聲;而房裡唯一剩下的細微聲響,是貓咪在行李上滾來滾去的摩擦聲。我的貓,一隻名叫北鼻的五歲宦官貓,似乎嗅到別離的味道,使盡力氣地在行李箱及每個小分裝袋上磨蹭身體,彷彿要一一標記上牠的氣味,好讓我攜帶著一起去旅行。或是,警告其他貓種,我可是有貓主的人類(確實,這一路上,沒有其他的貓科動物願意稍稍靠近)

 

我一手抱起貓咪,輕輕撫摸著牠的鼻翼(放心,西藏只有獒犬,應該沒有貓咪的)

 

牠瞇起眼睛,享受著我的服侍。

 

突然意識到這空間太過安靜,我走到房間的另一頭,蹲下來扭開音響。

 

「真好啊,可以去旅行…」

 

我向後退一步,眼睛定定地瞪視音響的方向。

 

這一次,我清楚的聽到了,聲音來自音響的旁邊,那個企鵝玩偶。


Tibet08_05

 

照理說,這種場景其實蠻驚悚的。我卻沒有被嚇到,只是楞楞看著那個藍色企鵝。哪時候跑來一隻企鵝?

 

不久想起來,幾天前看電影時,因為買了一組套餐,就被半強迫地順手帶它回家。

 

「我說啊,可以去旅行真好。」企鵝發現我看到它了,乾脆嘟起嘴跟我抱怨起來,它似乎不太滿意站在音響旁的生活。

 

「是啊,哪裡都不能去的話,實在太無聊了。」我一定是太累了,竟然正經八百地回答企鵝玩偶的抱怨。

 

「如果連你都不在的話,我真的會無聊死的。」

 

「你這幾天都在看我嗎?」我有一種被窺探隱私的不自在感。

 

企鵝不理會我的問題,自顧自地繼續用委屈的口吻說:「而且,貓咪可能會把我推到地上玩,等你一個月後回來,說不定就看不到我了。」

 

Resize of Tibet21_15

 

 

確實有可能,貓咪喜歡把櫃子上的東西撥到地上。

 

「帶我去。」企鵝說。

 

「帶你去?」我疑惑的問。

 

「是啊,帶我去。」它昂起脖子,很篤定的說。

 

「為什麼?」這不是我的風格,我出遠門一向乾淨俐落。

 

「因為我是你的企鵝啊!你要帶我去。」它睜大眼睛,幾乎是以命令的口吻要求著。

 

我看了一下登機箱,裡面除了塞滿清單中所列的行李外,還放了個備用的中型登山背包,再加上一個隨身小背包。如果可以的話,我並不希望多帶任何對於旅行本身沒有助益的東西。

 

而且,我實在不知道帶一個企鵝玩偶去旅行有什麼用處,

於是回答它:「不要。」

 

它看著我,不發一語,像是回到原本那個安靜而被遺忘的企鵝玩偶。

 

我繼續收拾行李,思考著要帶手電筒還是頭燈?防寒褲要帶一件還是兩件?旅行支票究竟要分幾個地方藏呢?而企鵝竟然真的從此靜默,讓我好整以暇地收拾行李。

 

房間裡,又只剩下打開櫥櫃、關上櫥櫃以及窸窸窣窣的塑膠袋摩擦聲。

 

我裝作剛剛的對話並不存在,不太想承認竟然跟一個企鵝玩偶對話的事實。

 

直到天微亮曙光。

 

終於,收拾完畢,這個夜真是漫長又疲憊。我沒有太多即將啟程的興奮,反倒是依依不捨的愁緒,像是漫出杯緣的牛奶,一片叫自己受不了的黏膩。嘆了一口氣,算是原諒自己的幻覺,伸出手拿起靜靜坐在音響旁邊的企鵝玩偶,把它放進隨身背包裡。

 

管它究竟會不會講話?!帶隻企鵝玩偶作伴,應該也不犯法。

 

就這樣,為了一個既不淒美也不浪漫的理由,我帶著一隻企鵝去西藏旅行。

 

Resize of Tibet07_20

 

創作者介紹

光點生活

光.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