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JA

 

第六天,發現自己講話變慢了。


總算,抽離工作一陣子,回歸到屬於自己的速度。


我喜歡自己可以是工作狂,但也可以非常放空的樣子。

了無責任一陣子的感覺,頗不賴。

 

PUJA

 

 

今早繼續胃痛,幫自己灌了一大壺牛奶。

我猜是昨晚奢華的印度大餐令腸胃翻滾,一醒來就拉了一頓,一整天有氣無力。


上午去恆河畔最大的火葬場Manikarnika Ghat,這是瓦拉那西兩個主要火葬場之一,河壇的名字有個神話由來,據說濕婆神和妻子帕華蒂在這裡沐浴時,濕婆不小心掉了頭上的新月寶飾(mani),帕華蒂的耳環(karnika)也弄不見了,於是這裡就命名為Mani-karnika。

 

火葬場

 

火葬場是絕對不可以拍照的,這也是對死者的尊重。


昨天看到有個外國人拿著大砲相機遠遠對著火葬場拍,結果被一群印度人包圍,很兇狠地叫他交出相機。於是今天兩手空空去火葬場,啥都不敢拍。


我是個沒有做足功課的旅人,先前一直以為恆河畔的火葬至少有個磚窯或什麼的,沒想到靠近一看是個露天堆柴的火葬場,震驚到說不出話來,但又不想表現出害怕的模樣,於是就硬著頭皮靠過去看了。


我們站在通往恆河的走道旁邊,每隔幾分鐘就有一具大體經過。

家屬將大體浸一下恆河水之後,就裹著布放在柴堆上燒。

富人柴火多些,還有家屬會請樂隊演奏。

窮人就一小堆柴,然後只能看燒屍體工人的技術。

有些貧窮病苦的人們,就在恆河畔乞討,希望募得錢,能在此火葬,希望下輩子能更好命。


我們的面前有六堆柴火,半數以上都正在燒著大體。

看著看著,我看到一條腿從柴火裡伸出來,當下傻眼,不知如何反應。

柯姐說看到有顆頭顱燒得焦黑,我遠遠一瞄,就快受不住了。


更別提到貓小姐昨日看到工人將沒燒盡的屍體頭顱拌一拌,來個人肉BBQ。



分不清楚是看火葬的原因,還是原本的身體不適......

開始天旋地轉。

先是欲嘔,眼前越來越模糊。

這時候知道不能勉強了,跟柯姐說不行了要回去。

走到一半就幾乎失去意識,結果最後被柯姐扶回飯店。



中間恍恍惚惚,記得柯姐的手軟軟的。

還記得她說,可以大便在褲子上沒有關係。



我回飯店拉完肚子之後,就昏迷了好幾小時。



印度行有夥伴好重要,如果是自己一個人,大概就昏倒在路邊了吧!

幸運的話,這標題可能會叫『印度路倒經驗談』

不幸的話,大家恐怕連遊記都看不到了。

 

 

PUJA

 

這天晚上,身體好多了,去恆河畔散步。

結果看到好熱鬧的普迦儀式(Puja),這是印度教裡一種向神祇膜拜的儀式,由祭司擔任。

一排祭司,面對著聖河,整齊唱頌著禱詞。

這是對聖河的禮讚,彷彿也淨化了觀禮的我們。

 



這一天,恆河畔的生與死,永難忘懷。

 

PUJA

 

PUJA

 

PUJA

 

PUJA    PUJA

 

PUJA

 

PUJA

 

 

PUJA

 

PUJA      PUJA

 

PUJA

 

PUJA

 

PUJA

 

恆河 गङ्गा Ganga Rriver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光點生活

光.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