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ize of Tibet20_35

 

愛情旅行》

 

如果說/人生是一趟旅行

那麼我需要的不是一個家/而是一個好旅伴

 

如果說/愛情是一趟旅行

那麼我會好好整裝出發/並且用心收藏著風景

 

假如愛情真的能像是一場旅行

知道起點跟終點在哪裡

 

那我一定開心的啟程/並且珍惜每個小小片刻

生病時彼此扶持/快樂時開懷相擁

 

就算我們不是同時出發

也許 我們會在旅程中的哪一點相遇

 

既然我們未必同時啟程

或許 也未必同時走到彼此的終站

 

如果有人沒辦法走下去了/雖然難過

也要尊重他離開的選擇/放開雙手

 

如果終站到了/雖然不捨

我們也要握手或是擁別/至少說聲再見

 

如果剩下你一個人/我會用力祝福你

會看到更好的風景/遇到更好的人

 

如果剩下我一個人/我會祈求你也能祝福

讓我可以攜帶著勇氣/走完我自己的愛情旅行

 


除了個性中先天與後天的歪斜之外,我執著的東西向來不太多,其中「旅行」是少數的例外。不能旅行,我猶如一隻不能呼吸的魚,快要溺死。

 

 

我覺得旅行跟人生很像,跟愛情也很像。

 

 

或者說,人生跟旅行很像,愛情跟旅行也很像。

 


不過,旅行可以有地圖,有旅遊手冊,甚至花錢就可以請到有經驗的嚮導。但是,我一路跌跌撞撞在愛情國度裡摸索,並沒有這些啊?…還是其實有的,只是湊巧我不知道?

 


於是我開始回憶,在曾有的愛情旅行裡,可曾看過地圖或導覽手冊?有沒有遇到何處有寫著「i」符號的旅客中心可供諮詢?何處有可以祈願旅途平安的寺廟?何處有可以投遞思念的郵局?何處千萬要小心,說不定轉彎的路口有壞人?

 


愛情的國度根本沒有王法、沒有天理、沒有道理可循。在迷路的時候,總是會咒罵著抱怨著委屈地流淚,覺得自己被全世界遺棄。稍稍有勇氣一點的時候,還可以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裡,數著自己心跳的節拍前進,不會因為分辨不出天空的北極星,就忘記穹蒼裡還有許多星星。

 


所以啊在我的愛情裡,心是地圖,經驗與摯友是嚮導,而許許多多的導覽手冊都在坊間的書店暢銷。只是,比起旅行來,路線隨個人調整,風景也是變化萬千,難度高了些,說不定可比美攀登聖母峰的極致路線。

 

 


情啊是我一生的修練,而旅行是我無悔的功課。

 

 

「我旅行是為自己,不為愛情。」安靜許久的企鵝突然冒出一句話,不僅打斷了我身處三萬兩千英哩高空的天馬行空異想,也讓我緊張地想要跳起來制止它。誰知道一個講話的企鵝玩偶會不會害我被趕下飛機?

 


「小姐,依規定不可以帶寵物上飛機。」被發現的話,也許會有一位美麗但惱羞成怒的空服員這樣說。

 


「它是企鵝玩偶。」我一定會皺起眉頭這樣抗議。

 


「既然會說人類的話,就算寵物了,像是九官鳥或貓頭鷹那樣。」頭髮整齊地梳成一個髻挽在腦後,乾淨地一塵不染的空服員嚴肅地說。

 


「貓頭鷹?」讓貓頭鷹說話,就跟企鵝竟然說起人話一樣荒謬吧!但是我又有一點小小驕傲的想,這兩者可都比不上一個企鵝玩偶會說話來得更酷啊。

 

 


不過,顯然我多想了,周圍的人並沒有聽到企鵝玩偶的發聲:坐在我右手邊的阿頭閉上眼專注地聽mp3,或者其實在休息;她剛到成都才休息一天就趕搭往西藏的飛機,不像我跟小芳已經先在成都逛三四天,幾乎都要適應內地人講話的口音跟行事風格了,我甚至已經彆腳的學會內地口音,沒事用那種自己都不知道打哪兒來的方言跟水果攤販殺價。

 


行前一天,為了整理行李,我一晚沒睡。在飛機上補眠了一小時多,稍微好些,只是眼睛有點酸。

 

頭腦清醒一點後,我發現自己還忘了帶變壓器、國際電話卡和一副太陽眼鏡。記得有人告訴我說飛機上有賣變壓器,我問了,結果港龍航空的飛機上並沒有賣這種東西。

 


這次旅行,我印了百多來頁網路上抓的資料,一本叫做《情斷西藏》的小說,還有一本叫做《創造金錢》的勵志書籍。

 


沒辦法,我出門不能不帶書。

 


然後,我的遊記中會有一些文字是來自與某些書內容的對話。

 


深夜,我再次苏醒。高原的夜,宁静而安祥,也许受这宁静的感染,我居然没有了前几次的不安分,也没有做前几次同样的梦。我慢慢地睁开双眼,周围的世界第一次真实地再现在我的眼前。~by 摩卡《情斷西藏》

 

 

我們這一行共有六個人,我跟阿頭先到機場劃位,所以被排在前面一點的位子,其他四個人則散坐在不同處:山姆跟小芳都是剛畢業的留美學生,搭飛機經驗已經很豐富,一個掛著耳機聽飛機上的廣播音樂、一邊悠哉地翻閱小說,一個已經蒙頭呼呼大睡;小妹跟佛列德則是第一次出國的菜鳥,兩個人從登機前的行李檢查就開始又慌亂又興奮,現在正拿著旅遊手冊嘀咕討論著。

 

Resize of Tibet07_18


 

左前方有一對,不知道是夫妻還是情人,兩個人針對飛機上的餐點做了一番冗長而細膩的討論,讓我忍不住側耳偷聽。喔!我猜是情人啦!哪有夫妻在飛機上還有這麼多新鮮事可討論的?至少,我看過的不多啦。我身後有兩個男孩,從起飛開始就邊打電動邊鬥嘴,應該可以列入本趟飛行最不受歡迎的乘客名單,我想該有不少乘客跟我一樣拼命向他們丟白眼,卻仍然束手無策。經歷幾趟旅行後,我發現自己可以接受在尼泊爾跟雞啊羊啊一起擠公車,在印度坐椅墊硬到屁股會腫起來的無空調火車,卻仍沒辦法忍受像飛機這種其實不太便宜的交通工具裡,還可能充滿著種種不舒適。正因為有上百個人同時被關在這個飄在空中的小盒子裡,只要有一個人打呼,那上千上萬的新台幣就硬生生報銷了。

 


成都飛拉薩的這一台飛機超大,比我們從台灣搭到香港或從香港搭到成都的飛機都大許多,幾乎全部坐滿,而且有三分之一是外國旅客,顯然是旅遊旺季沒錯。機艙裡充滿了各種聲音,但是沒有人聽見企鵝玩偶的聲音,我緊張地盯了包包一眼,企鵝沒再有任何動靜,於是鬆了一口氣,把全身的重量交給椅子,嘗試當一顆窩在飛往拉薩的CA4401班機經濟艙椅子上的馬鈴薯。

 


我的座位靠窗,從飛機的窗戶往外看,可以看到一片咖啡色像是巧克力蛋糕森林般的山脈,中間有幾座全然白色像是冰淇淋雪糕一樣的雪山。就是很漂亮,光禿禿的山,好像連樹都沒有的樣子。

 

Resize of Tibet07_15 Resize of Tibet07_17

 


那是我對西藏的第一眼映象。

 

 

【旅遊資訊】

 

 

西藏,中國西南邊陲,青藏高原的西南邊,世界上面積最大、海拔最高的高原,有「世界屋脊」之稱。

 

tibetmap.jpg

 

  圖片選自:西藏旅情

 

西藏的山川湖泊可大致分成藏東高原峽谷區、藏南山原湖谷區、藏北高原湖盆區與喜馬拉雅高山區。我們這次行程約一個月,往東到川藏公路上的林芝地區,往北到納木錯湖,往南到山南、羊卓雍錯與浪卡子,往西最遠到珠峰(聖母峰)的基地營。

 

 

 

創作者介紹

光點生活

光.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